潘兆鸿:花瓶为什么这么红

2018-05-24 11:13:26 70

花瓶为什么这样红?

作者:潘兆鸿

大花瓶|瓷板画|陶瓷缸

电影故事片《冰山上的来客》有一首动听的插曲“花几为什么这样红”,曾到处传唱,风靡一时,动听的旋律,炙至人口。红色是热情的色彩,它强烈,奔放,激动......”而一字之差的“花瓶为什么这样红?”则使我们对瓷都景德镇富有特色的红釉花瓶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引起了某种联想,确实对于全国其它许多陶瓷产区来说,景德镇具有特色的红釉瓷器可以说是独居一家,别无分店了。景德镇的青年人结婚如果不设法买上一对红釉花瓶摆设在新房里,那是非常遗憾的事情。我国政府一些领导人出访也常常把景德镇的红釉瓷器作为珍贵的国礼馈赠国外宾客,红色的花瓶几乎遍及世界各国,人们一看见‘红得好象燃烧的火’的花瓶,都情不自禁地佩服中国景德镇陶艺家们的高超制瓷手艺。是的,‘花几为什么这样红’是一首优美的歌曲,是陶瓷爱好者们对瓷都景德镇丰富多彩的红釉瓷器(如祭红、郎窑红,钧红、釉里红、火焰红等)的赞叹和歌颂,如果有兴趣的话;我们不妨对景德镇的传统红釉作一次浏览博古和科学考察吧。

‘花瓶为什么这样红’,首先有其历史根源,据文献记载,中国的瓷器,在明清以前是盛行青色,到了明清,中国瓷器就以红色盛行了,—所以《竹园陶说》载:‘唐宋人尚青,明清人尚红’,青与红,是我国传统的主色,从某种意义来说;红,瓷一出来,在中国瓷业史上划了一个时代,在这以前是全国各名窑的竞争时代,在这以后是景德镇窑的胜利时代。景德镇仿河南禹县的钧窑,在北宋末年似已开始,钧窑创制的钧红被景德镇,陶工仿制后成为一种滋润均匀而又鲜艳的深红色瓷。历代皇帝都把钧瓷视为奇珍异宝,因为钧瓷“十窑九不成”,,至今民阔还流传着“钧和玉比,钧比玉美?”“黄金有价钧无价”和“纵有家产万贯,不如钧瓷一片”的说法。釉里红品种相传在宋代制作较多,这是一种以氧化铜为着色剂的釉下彩产品;到了明初景德镇艺人又创造了全国闻名的祭红釉。这是一种深沉安定近似猪肝色的高温红釉,看过电影故事片《祭红》的观众,也许还记得由电影明星龚雪初次扮演童女跳窑祭瓷的动人场面,实际上用鲜血是烧不成红瓷的,这也生动而又形象地说明花瓶为什么难以烧红。而清初烧制的郎窑红比明代的红釉更使人悦目,它具有象红宝石一样的瑰丽,它的红色淌漾欲滴,其垂流的痕迹犹如滴血,因此又有鸡血红之称,此后景德镇制作红釉的技术已达到十分高超的境地,先后创造出火焰红、海棠红、美人醉、三阳开泰等许多新的品种。

“花瓶为什么这样红”更需要用科学知识去解释。我们习惯把琳琅满目的高温红釉总称为铜红釉,因为它们都是利用铜着色,使高温石灰釉在还原气氛中变成美丽的红釉。经过实践证明;釉料中的铜在不同的条件下可以呈现不同的色泽。例如在还原介质下培烧可呈现红色,在氧化介质下培烧可呈现绿色,焙烧的条件不同可呈现黑色、黄色、浅黄色、灰白色等……温度过高则有挥发现象;温度过低则出现暗黑。

简言之,从现在我们掌握的化学科学知识来说,如果用还原气氛,也就是用碳多的火焰燃烧含有微量氧化铜的釉,这时原来和铜相结合的一部分氧或全部氧,就与火焰中的碳相结合,使釉中的铜成了含氧比例少的氧化亚铜或不含氧的纯铜,呈现出十分美丽的红色。为了使花瓶呈现出美丽的红色,所含的氧化铜是要十分讲究分寸的,少了固然达不到目的,稍稍多一点也会得不到好的效果,从化学特性上说,氧化铜在高温下比较容易挥发,因此在配料时一定要考虑到这个因素,稍稍增加铜的份量,让它挥发后仍有足够的发色能力,才能烧成鲜红的色彩来。

‘花瓶为什么这样红’,它激历人们去依据科学的法则探寻美,开拓美并创造—个崭新的美好的陶瓷世界。